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品源動態

專訪品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陳浩律師

       導讀:從初出茅廬的普通畢業生到專利審查員、專利審查副研究員、高級檢索員、國家知識產權局骨干人才到專利分析師、全國專利信息分析師資人才,再到如今經驗豐富的專利訴訟律師、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陳浩律師一路腳踏實地,勤懇堅韌,憑借著執著與熱忱,始終懷抱著一顆赤子之心,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知產成長之路。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本期邀請嘉賓——品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陳浩律師
 
       陳律師不僅具有豐富的專利訴訟、專利無效經驗,還具有豐富的專利檢索、專利審查、專利預警、專利評議、專利導航、專利運營、專利布局規劃、專利價值評估以及知識產權盡職調查等經驗,能夠給客戶提供全套的知識產權解決方案。執業期間幫助大量客戶贏得勝訴,憑借其專業和高效的服務贏得客戶的高度認可。
 
       2016年至今,任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執業律師和專利代理師,先后處理過百余件專利無效/訴訟案件,涉及專利類型包括發明、實用新型及外觀設計,多次處理行政投訴、展會維權,平臺投訴維權等案件。
 
       專業贏得信賴,智慧創造價值。十四年如一日,在他熱衷的知識產權行業,深耕細作,最終成為一位集眾多專業知識于一身的專家型律師。漫漫長征路,陳浩的身份不斷轉變,每走一步卻扎實異常,路越走越寬廣,越來越坦蕩。2019年,陳浩律師作為震驚業內的公牛集團10億專利侵權索賠案的代理律師,助力公牛集團取得勝訴。如今,陳浩律師已是知識產權界的風云人物。  
 
       本期《品源資訊》知產領袖專欄很榮幸邀請到品源知識產權合伙人、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陳浩律師,以下是陳浩律師接受專訪的內容(干貨較多,請大家仔細查看):
 
Q:律師是21世紀最緊缺的人才之一,也是入門門檻較高的職業之一。您在校期間主攻的是物理學方向,工作之后主要從事的專利審查員和專利咨詢師的工作,是什么原因讓您決定成為一名專利律師?
 
A:21世紀初,知識產權已成為國家十分重視的問題。在這個神秘的行業,專利的獨特魅力吸引我毫不猶豫的加入國家知識產權局。
 
       我剛開始從事專利審查工作的時候,兢兢業業的研究每一個專利,做好每一件專利的審查工作。但是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申請這么多專利,到底有多少對企業發展真正起到保護作用?
 
       后來,我做專利咨詢分析工作,為大量企業以及政府、產業協會,提供一份份專利咨詢報告。同時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出具這么多咨詢報告,到底有多少對企業發展真正發揮出價值?
 
       隨著對這個行業的深入了解和自己經驗的積累,我發現很多授權專利、很多咨詢報告沒能被有效的使用,很多企業還是需要通過法律手段來充分發揮知識產權的價值。然而在一場知識產權訴訟中,無論是主動出擊還是有效維權,如果案件沒有專業的知識產權律師處理,對專利的核心技術把握不準確,將導致好的專利也發揮不了作用,甚至無法維護正當的專利權益。因此,我做出了這個選擇,決定拿起法律的武器,結合自己多年習得的專利工作專業知識,和大量案件處理過程中積累起來的經驗,切實幫助企業實現知識產權權益的最大化,為國家和企業的發展貢獻綿薄之力。
 
       我相信,隨著國家知識產權司法制度的不斷健全,專利維權環境越來越好,企業將越來越多的選擇利用法律手段,直接、有效的維護自身正當權益、解決實際問題。在這個過程中,訴訟直接牽動著經濟利益的博弈,專利律師的角色舉足輕重。
 
       這個新的機遇給我帶來了新的目標,讓我有挑戰的動力和探索的勇氣,直到現在我依然對專利律師的工作充滿熱情,它讓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努力和付出可以為企業帶來有效幫助和經濟價值。
 
Q:您如何理解“律師”這個職業?
 
A:律師是國家司法體系中一個重要的角色,其在司法程序正義、實體正義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從某種角度甚至可以說,是律師制度保障了司法程序和實體正義的實現。律師擔負著當事人所有的“希望”,尤其是專利案件,其專業性要求很高,普通當事人參與訴訟的程度很小,絕大多數事情都依賴專業律師來處理,可見律師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承擔著如此“重任”,律師必然要具備獨特的品格才能夠勝任。
 
       我覺得律師首先要具備的品格就是正義感,胸襟廣博、一身正氣、實事求是、遵循職業道德,這是一名合格律師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前提;其次是責任心,態度決定一切,有了端正的態度,更強的責任心,才有可能取得最好的結果;再就是專業性,只有具有良好的專業素養,才能為客戶爭取到最合理的利益。對于新晉律師來說,自信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充分自信才能將自己的才能發揮的更好,只有將自己的專業更好的發揮,才能更有效的幫助客戶解決問題;還有就是團隊意識,律師經常需要團隊作戰,所以團隊合作能力也是一名優秀律師不可缺少的。對于從業時間比較長的律師來說,還要秉持執著的信念,律師是一份非常艱辛的工作,如果沒有始終如一的執著、如果沒有日復一日、持之以恒的勤奮工作,我覺得律師這條路不會走太遠的,執著堅持的結果往往才是成功。
 
       隨著全球知識產權的快速發展,隨著國家專利制度強保護的到來,隨著國內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逐步增強,隨著國家司法、行政制度進一步完善,我相信專利律師將來一定大有作為,而且目前來看,真正懂得專利技術又具有律師資格的人在國內相對稀少,所以,專利律師將來一定會有更美好的發展前景。
 
Q:自2016年加入品源律師事務所后,您就帶領品源專利訴訟團隊不斷創新,目前已形成了一套完善的作戰方案,您能通過一些案例為我們講解一下嗎?
 
A:經過多年專利代理業務的發展,品源積累了大量優秀代理人,并且聚集了幾十名曾在國家知識產權局任職的專業審查人員,形成了精英專利無效團隊,我以此為突破點,憑借優勢大力發展無效業務,已經將專利無效業務打造成品源一張名片。
 
       專利無效業務開展的好壞直接決定著專利訴訟業務的開展情況,2018年專利無效和訴訟開始全力拓展,本著對客戶負責的原則,我對每一個案件親自決策,實現年度勝訴率均超過90%,剛剛過去的2019年,品源專利無效與訴訟案件數量又增長超過一倍,而專利無效成功率依然近80%,專利訴訟勝訴率超過80%,遠遠超越同行業水平,正是如此高的無效成功率,保障了訴訟勝訴率。
 
       我們訴訟業務是從專利應訴開始起步的,許多企業自己生產的產品不但沒有申請專利,隨著銷量的不斷增加,反而被競爭對手以專利侵權訴上法庭。憑借著對專利法的深入理解和優秀的專利無效能力,我們協助企業,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無效掉起訴方的專利權,不僅獲得了侵權訴訟的勝利,更打擊了競爭對手,鞏固了企業在行業內的地位。這種案例舉不勝舉,例如:2019年業界廣泛關注的公牛案件,我們正是通過全部無效掉對方所有專利權而最短時間內贏得了訴訟;2018年奧飛集團起訴三寶侵犯其兩項專利權,也是通過無效掉對方全部專利權而獲得全勝;2017年一審已經被南京中院判賠300萬元的江蘇建峰公司,委托我們進行二審,同樣是通過二次無效成功無效掉對方所有涉案專利,而贏得了二審的勝訴。這讓我們有了很好的開端,也讓我們清楚的認識到自身的優勢,將來我們還會繼續發揚這種優勢。
 
       從2018年開始,我們逐步拓展專利維權業務,開始發揮專利無效答辯能力的作用。目前從國家局統計數據可以看到,每年的專利被無效掉的案件還是很多的,專利維權的難度更大,但是對企業的實際利益保護作用也更大。如何保住專利權是專利維權訴訟的核心之一,專利無效答辯也是我們的長項,憑借著過硬的專業技能,幫助大量客戶成功維持住了專利權,進而推動了品源專利維權訴訟業務方向的順利發展。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去年我們代理德國一家自動化公司維權,當時涉案專利是兩件實用新型專利,同時被提起了無效,對方檢索到的證據很有威脅,但是通過我們詳細的分析,以及專業的口審答辯,最終成功的保住了所有專利權項,同時也贏得了專利維權訴訟的最終成功。
 
       目前,很多專利維權訴訟不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其專利權不穩定,很容易被無效掉,因此,要提高專利維權的勝訴率,就必須保證涉案專利權的穩定性,這是我們的強項,我們應該更好的發揮這個強項,促進專利維權案件的開展。
 
       最終還是要用成果來證明實力,通過成功的經典案例,樹立品源專利無效訴訟的品牌,依靠專利無效、專利訴訟的成功率,贏得大客戶對我們的信任,挑戰更有難度的案件,積累更豐富的經驗,為品源律所的長遠發展夯實基礎。
 
Q:陳律師您好,2019年,引發社會廣發關注的公牛10億專利侵權案目前已告一段落,公牛集團也成功上市。作為該案的代理律師,請問您采取了哪些策略而大獲全勝?該案有哪些借鑒意義?
 
A:該案件不僅是品源律所2019年最重要的案件,也是當時國內專利侵權訴訟標的額最高的案件,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現在回想起來,作為該案件的代理律師,當時面對挑戰沒有時間顧及壓力,想的更多的是責任。該案件共涉及兩件專利,近200款涉案產品,分為10起訴訟,案情較為復雜。
 
       通過前期技術分析,案件最終贏得勝訴是很有希望的,但是,該案難就難在其發生在公牛集團IPO期間。由于涉案標的巨大,結果會直接影響到企業IPO的進程,我的責任不僅是要贏得訴訟,更要保證案件的處理過程行動迅速、推進有力,避免為公牛集團的IPO進程帶來不利風險。就是要既要保證最終的勝訴,也要在最短時間內解決訴訟,還要考慮在處理過程中避免產生任何不利于公牛集團的中間結果。以這三項基本要求為出發點,我開始制定無效和訴訟的策略。一方面,向法院申請實用新型專利涉及的五起專利訴訟案件的中止,防止法院在無效結果出來之前作出一審判決,避免產生可能不利的中間結果;同時,積極配合法院就發明專利涉及的五起專利訴訟案件的審理,希望盡早拿到不侵權的一審判決,即使無效沒有完全成功,也能盡量縮短訴訟的進程,將損失降低。另一方面,立即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起兩件涉案專利的無效申請,并提交加速受理和加速審查的請求,合理的利用無效補充理由和證據的期限,最大限度的推進兩件專利的無效進程;在無效申請的細節處理上,對兩件無效申請提出了充分的理由和證據,任何技術和法律細節都不放過,為了保證無效的成功甚至多處給出了假設評述,我希望無效掉全部涉案專利權,那么兩件涉案專利所涉及的10起訴訟案件,都將以最快的速度被審結。這整個過程就只有一周的時間,我很清楚必須策略清晰、行動迅速。庭審前的多次推演以及庭審后的深度反饋,在維護公牛集團利益的前提下,盡量推進案件的進程……最終很好的實現了上述三個目標,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了無效、訴訟的全面勝利,最大程度的保障了公牛集團IPO的順利進行,并于2020年2月6日成功上市。
 
       如果企業IPO期間遇到專利訴訟案件,首先,應該迅速尋找具有專業處理能力的律所進行應對。專利侵權訴訟的答辯期非常短,一般情況下只有十五天,很多工作都要在這個答辯期內完成才有效。而且,律所接到案件后,想要實現最優的應對方案還需要時間進行材料的準備,例如:案情分析、侵權比對、現有技術檢索、訴訟策略制定、無效文件準備、訴訟答辯文件準備等等,所以,快速應對是一個很關鍵的環節,就如本案,公牛收到法院材料的當天就聯系并委托我們開展相關工作,為案件勝訴爭取了機會。其次,要根據專利情況、涉案產品侵權可能性情況以及IPO進程要求等案件實際情況,做出綜合應對策略,不能一味的延用一般專利侵權訴訟案件的應對套路。最后就是盡量做到知己知彼,弄清起訴方的真正意圖,方能百戰不殆。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Q:隨著科創板的開通,越來越多的科技企業申請上市,但也有一些企業因專利訴訟被迫中止。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A:隨著我國知識產權制度不斷發展和完善,專利訴訟作為一種企業間的競爭手段也被廣泛重視,近年來企業IPO期間遭遇專利訴訟狙擊的案例已經屢見不鮮,即使是IPO過會的前夜遭到舉報而取消過會的情況也經常發生,例如:2019年末愛瑪科技IPO前夜遭到狙擊就是這種情況。
 
       專利維權是專利法賦予專利權人的權利,什么時候發起一場維權訴訟,也是專利權人的權利,但是,這些權利行使的前提是正當維權,而不能淪為鉆法律空子打擊競爭對手的一種手段。部分IPO階段的專利訴訟,并非涉案產品侵犯了專利權,卻被專利權人拿來進行訴訟,目的并非維護自己的權利,而是要通過專利訴訟手段打擊競爭對手,阻止其上市計劃,這就有點“惡意訴訟”的意味了,偏離了正當維權的軌道,希望這種行為隨著國家知識產權體制的逐步完善能夠逐漸消失。
 
       當然,還有很多IPO階段的專利訴訟,確實是專利權人選擇時機進行維權,從而進行正當的訴訟行為,這也是企業正當維權的一種方式,面對這類專利訴訟,上市企業應該提前做好充分的排查預警工作,對于存在侵權風險的專利,通過無效、許可、技術規避等方式及早防范。最后,還是呼吁大家理性的、正當的行使專利權,共同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環境。
 
Q:隨著企業知識產權意識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企業拿起法律的武器維權自身的權利,那么企業在維權時經常遭遇哪些問題?您能通過一些案例為我們講解一下嗎?
 
A:目前企業在專利維權時面臨的問題很多,尤其是取證問題、權利穩定性問題、周期問題、維權成本和賠償問題等。這些問題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夠解決的,需要通過國家知識產權行政、司法制度的不斷完善逐步解決的。
 
       關于取證問題,對于一般終端產品,尤其是日常用品,取證將變得容易,最簡單的方式可以通過公證購買的方式獲得,賠償證據也可以通過網絡平臺銷售數據來提供。但是對于一些非日常用品,尤其是一些大型加工設備,甚至包括網絡服務器的運行設備,還有一些國內加工,僅在海外進行銷售的產品,獲取侵權證據已經非常困難了,想要獲得賠償相關證據就更加困難了。如何取證就需要律師和公司共同努力。
 
       關于權利穩定性問題,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的統計數據,目前專利被宣告無效的比例是較高的,也就是說,很多專利存在專利權穩定性問題,尤其是維權使用比例較高的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專利,其專利權穩定性相對更差一些,現在有很多專利侵權訴訟,最終因為專利權不穩定而宣告失敗,所以,企業在進行專利維權時,也要充分考慮自身專利權的穩定性,對于重要的專利,建議事先尋找專業機構進行專利權穩定性評估,否則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說到周期問題,不得不提我們之前處理的一個案件,到開庭的時候,三個被告只剩下一個了,其余的兩個被告公司都注銷了,剩下的一個被告還是一個小加工廠,不具備大額賠償的能力,此時原告想要通過專利訴訟而實現的目的也都難以實現了,所以,原告在起訴的時候也要充分考慮由于地域差異而導致的審判周期問題,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來選擇起訴法院。賠償問題也一直是專利訴訟的老大難問題,賠償證據難以取得,法定賠償數額較低,導致侵權成本低,難以起到威懾作用,雖然近幾年各法院知識產權案件的判賠數額有所上升,但是與企業可能承受的損失相比仍然較低,相信隨著即將出臺的新專利法的修改,將進一步提升法定賠償數額,這個問題會得到緩解。
 
Q:從知識產權的角度看,中國企業走向海外市場,存在哪些瓶頸問題?您對企業有什么建議?
 
A:中國企業走向海外市場,可能存在的知產問題很多,而且,無論在天時、地利、人和等方面,企業均處于劣勢,這種挑戰非常嚴峻,主要問題包括:
 
①海外知識產權訴訟風險
       由于中國企業海外知識產權布局的限制,企業走出去面臨的知識產權風險不僅僅包括類似“337調查”等貿易糾紛,還包括商標、專利、版權、不正當競爭等錯綜復雜的知識產權訴訟,中國企業一旦在海外遭遇此類知識產權訴訟,打擊將是沉重的,面臨的應對成本也是高昂的,這不僅僅體現在敗訴后的高額賠償上,還體現在居高不下的訴訟成本上,經常會出現一種兩難境地:應對訴訟,就要面臨高額的訴訟成本,不應對訴訟,就要面臨高額的賠償費用。
 
②不同國家或地區的知識產權環境不同帶來的挑戰
       不同的國家或地區知識產權行政、司法部門,在審查標準、法律規定、專利保護和維權的法律適用等方面存在較大的差異,不同國家或地區知識產權組織水平各不相同,關注重點也不相同,法律法規不同,相關政策不同,執行標準不同,這些都將成為國內企業進入這些國家或地區進行經濟活動的知識產權障礙。
 
③技術引進和技術出口中的知產問題
       主要包括技術許可或開發等合同中包含的不合理的技術限制條款,例如:限制地域銷售、限制再創新等;專利許可收費方式以及收費標準不合理;高額收購的專利包中摻雜大量無用專利;技術出口時經常遭遇技術被盜的現象,例如:在技術溝通階段,專利權被他人快速申請等等。
 
④海外巨頭知識產權壟斷問題
       國內企業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引進和學習海外先進技術,雖然在國內已經逐步形成自主知識產權技術,但其在海外的知識產權布局仍遠遠落后于國外公司,很多海外巨頭已經在多領域、多地區通過各種知識產權形式布局建立了極為嚴密的知識產權壁壘,國內企業想要進入該些領域和市場,就必然將面臨這些海外巨頭設下的知識產權障礙。
 
⑤技術標準中設置的知識產權障礙
       標準必要專利一直是業界關注的一個問題,尤其在通信和半導體等領域尤為突出,很多技術標準中涉及到海外巨頭的大量核心專利,這些專利由于標準限制很難規避,而且,如果國內企業想要進入這個產業鏈,開發相關技術,就必須采用相應的技術標準,如此就會涉及到大量的專利許可,而國內企業應對這方面的能力弱、經驗少、意識淡薄,往往處于被動局面。不過,近些年國內很多龍頭企業已經意識到了這些問題,加大了技術創新力度、標準必要專利布局等,相信未來這種情況將逐漸好轉。
 
針對上述問題我對企業的建議,簡單歸納如下幾點:
 
       首先要提高企業知識產權意識,建立健全知識產權管理體系,規范企業內部的知識產權制度,積極培養高素質知識產權人才,完善知識產權團隊建設;
 
       其次,需要完善企業海外知識產權保護體系,尤其是增強核心技術的海外知識產權布局,不僅要增加海外專利布局的數量,更重要的是不斷提升專利布局的質量;
 
       再次,需要加強海外知識產權風險預警工作,不間斷追蹤主要競爭對手知識產權動態,掌控目標海外市場的知識產權情報,建立風險防控的長效機制,提前預警,未雨綢繆,降低風險;
 
       最后,可以通過政府或產業、行業聯盟等途徑,抱團取暖,共同應對海外知識產權訴訟,聚集力量,分攤成本,提高國內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能力。
    
Q:未來兩年,你給自己和團隊定的目標是什么?
 
A:品源專利律師團隊是一個務實的團隊,希望團隊未來能夠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
       我給團隊定的目標和我本人目標是一致的,主要包括幾個方面:
       ①未來兩年我們的主要目標仍然是樹立良好的品源專利訴訟品牌,讓品源的新老客戶了解品源專利律師團隊的能力,增強他們的信任度;
       ②在保證人員素質的前提下,不斷壯大專利訴訟團隊規模,增強律師團隊的培訓,進一步提升團隊戰斗力;
       ③每年接到2-3件業界具有影響力的專利訴訟案件,并高質量的完成。最后,希望經過兩年的時間,能夠讓品源專利律師團隊這張名牌在業界再上一個臺階。
 
Q: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很多年輕人感到焦慮和迷茫。您對廣大青年有什么寄語嗎?
 
A:人生在成長和奮斗的歷程中,不都是成功和喜悅,總會遇到焦慮和迷茫,不論因何都應正確對待,要堅持自己的夢想,不忘初心,還要不怕艱難,腳踏實地,奮勇向前。要明確自己的目標,就像船行大海需要航標指引,它會激起你的斗志,讓你擁有前進的力量和堅強的意志,讓你披荊斬棘直達自己理想的彼岸。奮斗就是每天都艱辛,可一年一年前途變得越來越坦蕩;安逸就是每天都容易,可一年一年發現道路越來越難行。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希望廣大青年抓住青春年華,現在迷茫的時間,不如用來再前行一步,通過砥礪奮進讓自己的事業走得越來越成功。最后,引用習主席的一句話與大家共勉——“青年志存高遠,就能激發奮進潛力,青春歲月就不會像無舵之舟漂泊不定”。
 
Q:就您個人而言,這段時間思考最多的是什么?疫情結束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A:2020年確實是不尋常的一年,疫情不僅對中國,也是向全球提出的一個考驗,這段時間我思考最多的就是疫情對我國經濟以及企業的影響。一方面,疫情確實給中小企業帶來了一定的影響,疫情結束后,我和我的團隊除了完成常規工作外,還要增大對中小企業的走訪,免費提供一些咨詢意見、現場解決問題以及做一些相關培訓,品源律師團隊會利用自己的專業能力,為國家疫情后經濟恢復做出力所能及的貢獻。與此同時,用長遠眼光看待中國經濟和市場,隨著疫情防控成效的逐步顯現,在政策措施的有效對沖下,我相信這次疫情對經濟社會的影響是短期的,總體上是可控的,不會改變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我對于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信心是非常堅定的。
 
       當然,疫情的影響可能帶來很多產業的結構性調整,甚至出現產業內的深度整合,市場自身的調節能力和國家政策措施的調控也會給一些良性企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所以,作為品源律師團隊的負責人,我希望可以和我們的市場人員一起,盡快走到企業中,去實際了解企業情況和發展需求,對癥下藥的制定專利策略,利用知識產權作為突破口,通過發揮企業專利的創新價值,助力企業抓住機遇,實現疫情之后的快速布局與發展。
 
來源:《品源資訊》第47期